【长得俊】温柔野兽(番外)

林彦俊 X 尤长靖

前文:

【长得俊】温柔野兽(一)

【长得俊】温柔野兽(二)

【长得俊】温柔野兽(三)

【长得俊】温柔野兽(四)

1、

彩带纷纷扬扬,和无数梦境里的景象重合又分离,舞台灯光在彩带上反射出的闪亮光斑,像一场盛大的金色雨,落在林彦俊的眼里。

目光逡巡,终于在人群中找到了那双眼睛,欢喜又迷茫,和他如出一辙。远处观众区传来的欢呼声像是被按了静音,只剩下彩带落在肩上的摩擦声,自己的呼吸声和那双眼睛的心声。

 

我们做到了。

我们出道了。

 

接受完采访,尤长靖拉着灵魂依旧出窍的林彦俊逃离了表演场地,逃到了北京繁华的夜色里。

他们漫步在不知名的街道上,尤长靖扫视了一下四周,轻轻地拉住了旁边人的手。

旁边的人迟钝地回头看他,目光里情绪太满了,快要溢出来了。

狂喜,害怕,迷茫,期待。

没有人比他更明白林彦俊那段时间的煎熬了,脸肉眼可见的消瘦下去,沉默寡言,甚至有些害怕面对镜头。那时候除了紧紧的拥抱和在镜头旁边不停的鼓励,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们像是被暴风雪逼到狭小洞穴的两只小兽,不知道雪什么时候停,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来救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林彦俊不能放弃,因为尤长靖还没有放弃他,他们的未来才刚开始,他们要一起在暴风雪里活下去。

 

昏黄的路灯打在林彦俊的脸上,尤长靖第一次感受到了对面的人是如此的脆弱。那个他依赖,他谓之墙的人正迷茫地看着他,像个孩子。

眼泪决堤一般地倾落,尤长靖将脸埋进林彦俊的衬衫,放声大哭。决赛前,他一直提醒自己不能哭,他必须是林彦俊的墙。

林彦俊将失声痛哭的尤长靖紧紧地抱住,怀里是真实的他喜欢的人,所有漂浮的情绪,被拉回了地面。

释放一般的哭泣声,在空旷的街道上回荡着。

良久,

“我们出道了……对吧?”尤长靖听见头顶的声音,重重的点了点头,在衬衫上把眼泪蹭干净,红着眼睛抬头,笑意盎然。

 

2、

尤长靖躺在阳台的靠椅上,看着栏杆外的楼宇灯光连成一条条橙黄色的光带在空气里浮动着。

“叮。”

尤长靖回头看见两打啤酒被放在玻璃茶几上,瞪大了双眼。

“这么多?”

林彦俊说要买酒庆祝的时候,尤长靖以为他要买个红酒香槟什么的,怎么也没想过会是最没情调的啤酒,还喝不尽兴。

……

“我跟你……说,林彦俊,”尤长靖喝完五六罐,趴在林彦俊身上,“你真的很难搞。”

“嗯。”林彦俊扶住对面这个喝醉的小兔子,等待他的表演。

“那个时候我怎么对你笑,你都不理我,一张臭脸,就知道……看你那些破书。”小兔子摇摇晃晃向后退了一步,两只手扶住他的肩,一脸认真的醉着。

“后来啊……稍微熟一点了,你对我笑的时候,我就……”小兔子一个没站稳又摔进了对面人的怀里。

“你就怎么?”林彦俊被撞的向后退了一步,笑了起来。

“我就……”小兔子举起一只手指,戳了戳林彦俊的酒窝,“就想这样……嘿嘿……”说完,自己傻乎乎地笑了起来。

“再后来,我喜欢……上你了,”欢快的声音变得有点低落,“你还没喜欢我的时候,我好想……”边说边拉着林彦俊的手环在自己腰上,“像这样,你抱着我,跟我说,你也喜欢我,只喜欢我一个,就我一个……”声音越来越小,像是睡着了。

“我喜欢你,只喜欢你,只有你。”林彦俊抱着面前这个半睡半醒的小兔子,郑重而温柔的说着。

 

把小兔子抬到了床上,林彦俊按了按肩膀,坐在床边,自言自语:

“怎么又重了……”

“我没有。”面前的小兔子突然睁开了眼,吓了林彦俊一跳。

“我没有……”尤长靖扁着嘴,“谁都可以说我胖,你不行!”

“好好好,你80斤,小鸟胃,02年。“林彦俊举起双手投降,起身准备去洗漱。

“林彦俊。”

林彦俊感觉衣服被扯住了,回头看见尤长靖坐了起来,面色潮红,眼神有点躲闪。

“怎么了?”林彦俊重新坐下,等下文。

对面的小兔子一直不说话,盯了一眼他的嘴唇,又快速躲开了眼神。

林彦俊觉得这情景很少见,很有趣,但他准备假装不懂。

“怎么了?不舒服吗?”说完装模作样地靠近尤长靖的脸,用手背测了测额头的温度。

对面人双手抓着床上的被子,瞪着一脸明知故问还忍笑的林彦俊。

“到底怎么了?你不说,那我去洗漱了。”说完假装又要起身。

“你真的很难搞!”小兔子气呼呼地嘟囔了一句,一爪子把林彦俊拉到面前,恶狠狠地啃上了他的嘴巴。

“嘶——”林彦俊掐了一把尤长靖腰上的肉,感觉嘴巴上的痛感变轻了,变成了轻轻的认真的触碰。

感觉到对面的小心翼翼,林彦俊调笑的心情褪去了,接过主导权,加深了这个带着酒香的吻。

……

那天夜里,他看着怀里熟睡的他,开始想象未来,想象着从籍籍无名到名声大噪,想象他在这个复杂的圈子里摸爬滚打,想象着他站在最高峰上睥睨群雄,而他,就在他身边,眉眼弯弯。

The End

这篇算真的完结了。

最后也是我对他们的一点点小期许吧。^ ^





 
评论(12)
热度(549)
© 硬币猫|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