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得俊】温柔野兽(四)(完结)

林彦俊 X 尤长靖

前文

【长得俊】温柔野兽(一)

【长得俊】温柔野兽(二)

【长得俊】温柔野兽(三)


7、

尤长靖趴在角落的桌子上,出神地看着其他练习生正在装饰这个光秃秃的大厅。新年是真的要到了啊,但是不能回家,尤长靖叹了口气。

“他骗我,我也相信他。”

林彦俊的声音像是坏掉的复读机,不知疲倦地在他脑海里重复着。尤长靖把头埋进胳膊里,想逃离这个声音,但是对方似乎无动于衷。他又想起林彦俊那天的笑容,好像他内心的秘密被发现了,又好像只是多想了。

他想,他大概快疯了。

“小尤,过来搭把手。”

“诶,来了。”

 

大年夜那天,练习生们自己私下办了一个简单的晚会,大家挤在小小的厅里,人声鼎沸。

董岩磊和罗正正在台上表演相声——《没头脑和不高兴》,台下的人笑作一团。不算明亮的光线却很温暖,窗户上的水汽模糊了窗外的萧瑟景象,寒冷被严严实实地隔绝在了外面,比赛的紧张和训练的劳累像是被遗忘了。

旁边陆定昊正在蹂躏林超泽刚吹好的发型,林超泽尖叫了一声,迅速反击回去。

新年马上就来了,真好。

尤长靖看着欢闹的现场,慢慢微笑起来,眉眼弯弯。

“下一个节目,”Justin 今天梳了个顺毛,看起来像学校里文艺晚会的报幕员,“来自我们颜值担当冷彦俊。他会为大家带来一首很适合今天和大家的歌曲。”

“New Year’s Day。”

尤长靖下意识低下眼,眼角余光窥见那个白色人影不紧不慢地在琴凳上坐下。

林彦俊解开衬衫袖口的扣子,挽起一小截袖子,露出漂亮的手腕。钢琴声让今晚的时间慢了下来,舒缓低沉的歌声似乎让空气都变得柔和而温热。

……

I can tell that it's gonna be a long road(我知道这会是条漫漫长路)

I'll be there if you're the toast of the town babe(宝贝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不管你是在小镇上功成名就)

Or if you strike out and you're crawling home(还是不幸出局,只得落魄回家)

……

屏幕上的每句歌词,像是唱给每一个练习生,功成名就的漫漫长路,他们用尽全力,也只走了很小一段,有些人中途下了车,注定错过之后的风景;有些人还要继续前行,注定要和下车的人们说再见。歌词又像是林彦俊的低声耳语,尤长靖没有忍住抬起眼,看到台上那个温柔的穿着白衬衫的人,闭着眼,眉眼舒展,缓缓道来。


台上的人似乎是感受了他的目光,睁开眼快速地掠过台下那双有些胆怯的双眼,仿佛羽毛掠过心脏。

……

Don't read the last page(请不要急着翻开最后的篇章)

But I stay when it's hard or it's wrong or we're making mistakes

(当这段关系困难重重,不被认可,我们犯错误时我依然坚守在你身边)

……

林彦俊温柔地笑起来,酒窝晃得尤长靖有些恍惚,他想起去年在他减肥减到身体垮掉的时候,沉默寡言忙前忙后的背影;他想起他在没有镜头的地方塞给他一只耳机,那支没有完成的音乐,那首叫《等待整个冬天》的歌;他想起在安全通道里,那紧握他的双手,带着不容置疑的温热。

……

I want your midnights(我想和你度过今后的除夕午夜)

……

林彦俊的目光在这句歌词里又回到了尤长靖的身上,深情而专注。

一封隐晦的邀请信,带着似有似无的深意,让被邀请的人落入了甜蜜而危险的陷阱。

8、

晚会结束以后,那个人似乎很并没有打算走的意思,大厅逐渐空了起来,空气开始变得有些凉。

尤长靖坐在后排,在手里哈了口气,搓了搓。那个人坐在他几排之前,看不见表情。

也许是他会错意了。

尤长靖数了最后一个六十秒,深呼吸了一下,起身向门口走去,后面的人似乎并没有动作。踏出门口的一秒,那颗欢呼雀跃的心忽的偃旗息鼓,走廊的风吹进了眼睛,带起了微薄的水意。

在那水意快堆积起来的时候,他的手被拉住了。

心停了一下,转而迅速地跳动了起来,快得让尤长靖有些喘不上气。

“你别走。”低低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还带着些沙哑。

还没等他开口回答,就被拉着跑了起来,穿过长长的走廊,穿过廊坊的萧瑟景象,穿过休假的摄像头,跑进林彦俊的寝室。

尤长靖在落锁的声音里清醒过来,回过头睁大双眼看着还在喘气的人,刚要张口,就被对面的声音打断了。

“陈立农今天不在。”

尤长靖无数次来过他的寝室,每个陈设他都很熟悉,但此时此刻却感到无法缓解的拘束。

“坐吧。”

尤长靖环顾四周,凳子好像都被搬走了,眼神在床铺上游移着。

对面的人倒了一杯水塞给他,拉着他的胳膊,一起坐在了柔软的床铺上。

他的说话技能仿佛通通消失,只能小口小口地喝着眼前的温水,感觉身体逐渐温暖了起来。

旁边的人很长时间都没有动静,尤长靖悄悄抬起眼,却对上了对面那双眼睛。

该怎么形容呢?

那双眼睛和无数个昨日他看过的并没有什么不同,流畅的弧线,漂亮的瞳仁。但是,那双眼睛今天像是盛了一杯红酒,水光潋滟,带着让人微醺的笑意,专注地,安静地,倒映着他的影子,只有他一个人的影子。

他抬起手,不知是想逃避,去捂上那双眼睛,还是被蛊惑了,想抚摸那双眼睛。

手腕在伸手的半途中被抓住了,抓住他的那只手从他的手腕缓缓地滑向他的手掌,轻轻地握住。

“尤、长、靖。”对面的人一字一顿地念着他的名字,眼神认真,笑意未减。

听见这几个字,眼里那点水意又积蓄起来,在落下之前,他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水杯被拿走放在了一旁。

林彦俊的下巴轻轻地蹭着他的脖颈,另一只手将他圈进了怀里。

“尤。长。靖。”比刚才更加温柔的声音带着缓缓的呼吸声传入了他的耳朵。

他的眼泪终于找到了出口,流过他的脸颊和下巴,滴在林彦俊的衬衫上。

尤长靖感觉怀抱紧了紧,眨了眨眼睛,伸出了双手,坚定而温柔的环住对方的脖颈。

“林。彦。俊。”声音带着一点点哽咽和欢欣的语气。

话音刚落,尤长靖能感觉到对面的心跳声变得快速而热烈。

脸上虽然还带着泪痕,但笑意从弯弯的眼睛里冒了出来,跳进了上扬的嘴角。

 

“我喜欢你。”

 

墙壁上的时钟终于停了下来,它想变成音乐盒,想把这几个带着淡淡台湾腔的字眼收进它的机械齿轮里,让未来旋转的每分每秒都响起这段浪漫的话语。

 

“嗯,我也是。”

 

时钟又继续走了起来,它收藏了一段无人可见的秘密,一首心意相通的歌曲,一共八个字,但却可以永远地唱下去。

 

时钟敲响了十二点钟,没有烟花的夜晚却依旧温柔缱绻。

偌大的城市里,在那个小小窗子里,带着酒窝的男生看着那个头发卷卷的男生,唱了那首歌他最想唱的两句:


Hold on to the memories, they will hold on to you

请将我们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铭记于心,永不忘记

And I will hold on to you...

而我会和你永远扶持走下去...

 

The End

番外

歌曲出处 Taylor Swift - New Year's Day


 
评论(13)
热度(505)
© 硬币猫|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