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得俊】温柔野兽(三)

林彦俊 X 尤长靖

前文:【长得俊】温柔野兽(一)

           【长得俊】温柔野兽(二)

5、

林彦俊是被北风的呼啸声吵醒的,头探出床边,看见窗外的天空灰蒙蒙的一片,又缩回了被窝。选管昨天提醒他们周末这两天降温,林彦俊便心安理得地盘算起他今天要补哪些美剧。

不知道是《西部世界》的节奏太慢了还是最近鉴赏水平下降了,他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着,时不时看着纹丝不动的寝室门。

今天一整天,尤长靖都没来找他。

既没来拖他去吃饭,也没拉他去全时超市囤货。

话说回来,尤长靖怎么会这么喜欢吃啊。

林彦俊想到他吃东西幸福的样子,不自觉地对着电脑屏幕笑起来,眼角眉梢都藏着他自己未曾察觉的温柔。

“诶,林彦俊?你没出门吗?”林超泽拿着杯子走到正在接水的林彦俊旁边。

“没啊,”林彦俊想了想又补了一句,“我没出门不是很正常,你这么爱出门,怎么也没出去?”

“哎,别提了,”林超泽挠了挠自己的鸡窝头,“昨天晚上尤长靖不知道在哪儿呆到半夜两点才回来,回来就开始咳嗽,咳了一晚上,我也没怎么睡好,今天要补个觉。”

“哦。”

林彦俊拧好杯盖,一只手拎着杯子,另一只手揣进裤袋,没多做停留,转身离开了茶水间。

真是有够冷。

林超泽顶着黑眼圈回寝室倒在床上,准备入眠。

正要坠入梦境,寝室门就被敲响了,迷迷糊糊地听见有人踩着拖鞋去开门了。

“谁啊……”林超泽揉了揉眼睛,“还让不让人……”话音在看清是林彦俊之后变小了。

林超泽的角度只能看见林彦俊的脸,眉头紧皱,面色冷肃;背对着的尤长靖的身体随着咳嗽声一下一下颤动着。

“拿去,吃掉。”看见尤长靖苍白的脸色,林彦俊一股无名火就上来了,语气硬邦邦的,听不出半点关心之意。

面前的人低着头,顿了好一会儿才接过他递的那包药。

“咳咳……谢谢。”声音沙哑,慢慢地把门关上,至始至终没有看林彦俊一眼。

“哇,林彦俊这么体贴的吗?”林超泽目瞪口呆。

尤长靖像是没有听见,只是静静地看着那包一应俱全的药发呆。

 

林彦俊过了一分钟才反应过来他给来送药却被被关在了门外的事实。心里的火气腾然而起,快要从喉咙里冒出来了。

他因为尤长靖照顾不好自己生气,因为被拒之门外生气,但更重要的,他因为自己最近的想法生气。

尤长靖之于他,到底是什么呢?

“尤长靖问你,你是不是他最好的朋友?”

“不是。”                 

“啊?真的不是啊,尤长靖要伤心了。”

“没有啊,他是我最好的兄弟。”

朋友。

这个词汇让林彦俊有一丝不甘心,他觉得尤长靖不应该是那样普通的存在,那种出门喝个酒聊个天就可以产生的存在。

他喜欢尤长靖依赖他的感觉,让他和这个略显残酷的世界有了一个柔软而坚固的联系。

他喜欢靠近尤长靖时的心情,像是仲夏夜的茉莉花香,沁人心脾,让人安心。

他喜欢尤长靖抬头望向他的眼神,波光粼粼,一点点讨好后面藏着狡黠的温柔。

但,喜欢,这个词对于他们来说太沉重了。

意识到这点之后的那几天,林彦俊一直和面前的深渊对峙着,深渊不言不语,温柔凝视着这个眉头紧锁的男人。

后来,林彦俊自欺欺人地开始在大厂里主动交朋友。

他想,大概是雏鸟效应在作祟,尤长靖是他进公司之后第一个要好的朋友,也许是他倾注的目光太多了,分散一些慢慢也就好了。

男人,没有在怕的,遇到问题就解决。林彦俊当时坚定不移地认为这么做一定能掐灭他的小心思。

6、

可惜,事与愿违。

送完药之后的那几天,林彦俊都没有见到尤长靖,他因为那点死灰复燃的苗头不敢去找尤长靖,而尤长靖像是忘了他这个人似的,也没再找他。

理论上讲,这应该是林彦俊想要的结局,转变为正常的普通朋友。但是心里的不甘心像涨潮一样慢慢吞噬了名为理智的沙滩。

不过他没想到的是,把他扯回岸上的人,会是尤长靖本人。

林彦俊拎着啤酒罐,坐在天台的没有光线的角落,看着北方没有感情的黑色天空,想把白天发生的事情从脑子里删除,但是记忆没有听见他的求饶,一板一眼地回放着白天的一幕幕。

那天是他们没有其它镜头外交流的第七天。林彦俊终于忍不住了,把尤长靖拉到了没有摄像头的安全通道里。

“你为什么最近不理我了?”林彦俊死死地抓住尤长靖的两只手腕,眼神坚定,今天他一定要得到一个答案。

“有吗?可能最近生病有点累,没有怎么顾及到你。”尤长靖语调轻松带着恰到好处的歉意,但脸上没什么笑意,眼睛雾蒙蒙的,看不出心思。

林彦俊好多想说的话都被对面人的神情堵了回去,只留下艰涩的一句:

“我们还是好……兄弟,对吧?”

尤长靖撇开视线,盯向旁边那只垃圾桶,干干净净,像是从没被使用一样,崭新如初。

“当然啦,”尤长靖收回晦涩难明的眼神,摆出一个他使用过无数次的标准笑脸,“我们永远……会是最好的兄弟。”他努力压下从喉咙深处泛起的哽咽,笑容更大了。

林彦俊看着面前这张完美无缺的笑脸,心里那点不甘心的小火苗失去了氧气,倏地熄灭了。

“……很好。”林彦俊松开手,平静地离开了。

他没有回头,没有看到尤长靖抬起头,努力睁大双眼,但眼角还是不断冒出一颗颗水珠,顺着细细的脖颈流进衣服里,消失不见,无声无息。

 

林彦俊打开第八罐啤酒,脑子开始有点混沌不清了,他想,喝完这罐,他还是尤长靖的八哥,尤长靖还是他的好兄弟。

 

丛林里的那两只野兽,各自回到了自己熟悉的领地,不再越界一步。

他和他的故事,似乎也回到了原点,兄友弟恭,稀松平常。

他们又可以随意地在节目里嬉笑打闹,节目外一起吃饭,一起逛全时,好像什么都没变。

 


但林彦俊和《西部世界》里的人一样,并不喜欢既定写好的剧本。


I know things will work out the way they’re meant to.

我知道万事万物 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There’s a path for everyone.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

 

比如现在,

“我相信尤长靖,即使——“

“——他骗我,我也相信他。”

林彦俊低头看着怀里的尤长靖,这一次,他没有错过他颤动的睫毛和躲闪而羞赧的眼神。

这么多天,林彦俊第一次真实而开心地笑起来。

 

即使他骗我说他不喜欢我,我也会喜欢他的。

 

Dolores said,

“your path leads you back to me.”

尤长靖,

你的路是让你回到我身边。

 

TBC.

【长得俊】温柔野兽(四)



 
评论(8)
热度(496)
© 硬币猫|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