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得俊】温柔野兽(二)

林彦俊 X 尤长靖

前文:【长得俊】温柔野兽(一)

3、

友情总是在越过某个关键点后便茂盛生长。

“林彦俊,要一起去食堂吃饭吗?”

“林彦俊,这个鸡腿可以给我吗?”

“林彦俊,我好饿啊……”

“林彦俊,你最好啦~”

从那天起,尤长靖仿佛获得了某个秘密宝箱的唯一钥匙,公司的每个角落都充斥着尤长靖的声音和林彦俊的名字。

“尤腻腻,你过来!”尤长靖正窝在床上悄悄地吃林彦俊点的外卖,听见陆定昊的喊声从隔壁寝室传来,着急忙慌地把外卖藏在最近的柜子里,临走前还不忘在洗手池把嘴巴洗干净。

“你坐这儿,”小芙双手抱臂,用他尖尖的下巴指了指旁边那把可怜的小凳子。尤长靖看着小芙严肃的脸,大概明白小芙在生气什么,忍住想笑的心情,乖乖地坐下,弯着漂亮的眼睛抬头看着陆定昊。

“这招对林彦俊有用,对我没用。”小芙翻了个白眼,抽出他矜贵的手,拉过了一把椅子坐下。

“你今天的美瞳很好看哦。”尤长靖换了只手撑下巴。

“哼,我陆某人的美瞳哪天不好看了。”小芙的嘴角眼看着就要抬起来了,像是想到了什么,又强行拉下来了。

“别转移话题,说吧,你怎么突然和林彦俊关系那么好了?”

“林彦俊其实人很好的,也很体贴。你们都被他的外表骗了。”

“哦,我有说什么了嘛?你就开始帮他说话。”

尤长靖感觉自己能闻到房间的醋味儿了,于是笑着向前倾身,握住陆定昊的双手。

“我们还是很好的好朋友。”尤长靖特意加重了“好”字。

陆定昊撇撇嘴,

“那你以后……”

“尤长靖。”林彦俊的声音从门口传来,语调没什么起伏。

尤长靖回过头,看见林彦俊半倚着门框,带着棒球帽,帽檐压得有点低。感觉到有目光在他和陆定昊交握的双手上扫了扫,尤长靖下意识地松了手。

“你过来。”林彦俊简洁地说完,便转身往外走。

尤长靖蓦地站起来,小跑着跟上林彦俊。

身后传来小芙哀怨的声音:“忘恩负义……“

“怎么啦?”尤长靖扯着林彦俊的袖子,被带进了他们的寝室。

林彦俊冷着脸指了指尤长靖之前藏外卖的柜子。

尤长靖顺着林彦俊骨节分明的手看过去:外卖盒子歪着立在柜子里,红色的油顺着柜子的边缘一滴一滴地滴在地板上。

尤长靖觉得他和处女座冷彦俊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友谊大概要破裂了。

没过一秒,林彦俊不紧不慢地扔下另一个炸弹。

“你吃的外卖,为什么要放在我的柜子里?嗯?”

尤长靖下意识抓住林彦俊的一只手腕,怕面前会动手把他揍一顿。

“林彦俊~我错了。”语气带着撒娇的意味。

林彦俊低头看着那双白皙的手紧紧地扣着自己的手腕,冰凉的触感在自己刚运动完还散着热的皮肤上,被放大着。

林彦俊心底升起一种不曾出现的异样,让他顿时有点不知所措。不过自己柜子被泼了黏腻腻的油这件事很快主导处女座的脑子。他抬起另一只自由的手撑在尤长靖背后的墙上,低头看着面前这位眼睛来回瞟的肇事者。

“错了?错了就完了吗?”

尤长靖抬头,迅速摆出标准人畜无害的笑脸,露出白白的牙齿,讨好地松开手,转而轻轻扯住林彦俊的衣摆。

“那你说怎么办?”

话说完,尤长靖才感受到他们之间的姿势很奇怪,他被困在林彦俊和墙之间,对面的人低着头,而自己抬着头,扯着他的衣摆。

像是……

 

在等待一个吻。

 

尤长靖的心跳慢了半拍,那些他曾经看过的浪漫爱情电影似乎都从心底破土而出,冒出了嫩绿的芽。

林彦俊发现对面的人在走神,皱了皱眉,脸又靠近了一点,试图扯回尤长靖的注意力,但他并没发现对面的人耳朵已经变通红。

“干嘛啦,这么吓人!”尤长靖克制住自己的慌张,推了一把林彦俊,隔开距离,避免自己的心跳声被察觉。

“我现在就去拿抹布,给你打扫干净。”尤长靖边说边快速向洗手间移动。

镜子里的人,满脸通红地看着自己,瞳孔微微失了焦距。

困扰就像窗外的春风,从窗子缝隙溜进来,唱着歌,在心脏上跳着踢踏舞,每一个节拍都让他的心不由地瑟缩。

 

4、

这种困扰并没有持续很长的时间,因为更大的事情来了。

公司那天找到他们几个,说给他们报了名,去参加一个叫《偶像练习生》的选秀节目,排名前九的人可以得到出道的机会。

兵荒马乱的准备训练,让尤长靖无暇去想那点奇怪的小心思,因为“出道”对于他,以及其他所有练习生来说,是他们此时此刻站在练习室的唯一原因。

刚开始在廊坊的日子,尤长靖和林彦俊的生活,除了没住在一个寝室以外,一切照旧。休息时间里,尤长靖用他的交友方式,顺利地交到了很多朋友,如鱼得水。而林彦俊,抱着他的书和电脑,沉浸在那些光怪陆离的故事里,与世隔绝。

但是,某一天,尤长靖发现林彦俊不太一样了。这种变化很快被他捕捉到了。

镜头前,林彦俊的话多起来,时不时会抛出一个梗或者冷笑话;镜头外,林彦俊似乎突然多了好几个公司外的朋友。

镜头前的事情,尤长靖可以理解,演艺圈是残酷的,不努力一点,镜头是不会在你身上久留的。想要在这个节目生存下来,需要花更多功夫。

而镜头外,虽然尤长靖不想承认,但林彦俊的好朋友好像不再只指向他一个人了。

林彦俊左手拿着话筒右手搂着灵超说灵超眼睛长得好看的那天,他意外地没什么食欲,把自己锁在健身房里,似乎不断的奔跑可以纾解心里的郁结。

林彦俊在娄滋博的河南话rap里笑得前仰后合的那天,他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单曲循环《我怀念的》。后来大家都说他在台上唱的很好,眼睛很有戏,他却只想苦笑。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也不想知道。

而让尤长靖滑入旋涡深处的,是他和Justin、林彦俊录土味情话的那天。

他因为林彦俊手指在他脸上的轻点和调笑的眼神,而陷入了漫无止境的猜测,猜测那一瞬的眼神里是不是包含了一点别的什么。

他被Justin按头拉入怀里时,无法克制地去看旁边的表情,他想从林彦俊微眯的双眼和玩味的笑里挖掘出一丝生气或者特别的情绪。

他在镜头外,看着林彦俊笑着把Justin揽入怀里,无知无觉自己的表情到底有多难看,直到周锐过来问他是不是生病了,脸色很差。

其实他心里很清楚,这些“情话”都是为了节目效果,但是身处漩涡的人,哪里又看得清哪个方向才是出口呢?

他需要有人把他从这个漩涡里拉出来。

这个人,只能是林彦俊。

林,彦,俊。

那天半夜,尤长靖对着廊坊窗外寒冷空气无声地做着口型。

每一个字都让他心口泛酸,每一阵风都吹得他眼眶发红。

TBC.

【长得俊】温柔野兽(三)

 
评论(8)
热度(480)
© 硬币猫|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