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得俊】温柔野兽(一)

林彦俊 X 尤长靖

1、

“小尤,过来一起玩狼人杀啦。”林超泽的声音从另一间屋子传来。

尤长靖正拿着手机记录今天的体重,嘴角微微下撇,眼神有些晦涩。

“快点啦,干嘛呢?“听见小超人的声音,抬起头对着镜子调整回平时温和的模样。

“来啦,不要催我~”尾音带着微扬的撒娇语气,尤长靖理了理卷翘的头发,挂上微笑,快速走到房间里,刚进屋就被陆定昊一把架住脖子,拖到地板上坐下。

“人齐了,开始开始,这局我当上帝,上局高茂桐把牌都记错了。”小超人推了推眼镜,内心翻了个白眼,这种操心的角色,只能他来当。

“天亮了,请睁眼。”

场上就剩下尤长靖、陆定昊和林彦俊三个人,游戏还没结束,还有一狼、一神和一民。

尤长靖抿着嘴,下巴搭在蜷起的膝盖上,眼睛睁得大大的,盯着林彦俊,呈现出一种无辜的态势。

“你们都知道我狼人杀玩的不好,不过这局我觉得林彦俊应该是好人,我跟着他投。”说毕,眼睛弯成漂亮的月牙形状,睫毛微微扫在下眼睑上。

林彦俊觉得那睫毛不知怎么扫在了自己的喉咙上,些微发痒,忍不住咳了一声,抬起头,正要张口,被小芙的高音打断了。

“林彦俊,你不要信他!”陆定昊提高了声音,“他就是狼,每次是狼,他就会装无辜。”

尤长靖闻言依旧没有放下嘴角,保持着无害的眼神转头看着侧面的林彦俊。

林彦俊把手臂搭在尤长靖身后的沙发背上,嘴角扯出一个冷淡的笑来。

“陆定昊,你在紧张什么。”

“你这么紧张,我只好投你哦——”林彦俊余光没有错过身边那只紧紧握成拳头的手,突然放松开来。

“——而且,”林彦俊转过头,对上尤长靖的眼睛,“我相信,尤长靖这回没有说谎,对吗?”

“……”尤长靖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笑着抬手捶了一下林彦俊的胳膊,“你很烦诶,不能你这么玩的。”

林彦俊意味不明地眯起眼,过了几秒才扬起嘴角,“开个玩笑,”转回头,“那我们直接投票吧,大家自己做决定。”

“游戏结束,狼人获胜。”林超泽举起尤长靖的手。

“林彦俊,你瞎吗??”陆定昊拿起旁边的抱枕向林彦俊砸去。

林彦俊笑着伸手挡开抱枕。

“没有啊,”伸手环过尤长靖的肩膀,“我相信尤长靖,即使——“,侧过头看见尤长靖的睫毛,像蝴蝶翅膀一样微微颤动着。

”——他骗我,我也相信他。”

蝴蝶抖动地更厉害了,仿佛振翅欲飞。

2、

尤长靖还记得当初在公司,他和林彦俊刚被分在一个宿舍的时候,他们不怎么熟。当时的尤长靖觉得他要在这个环境生存下去,应该跟所有人搞好关系,他隐隐地也享受这种被环绕的感觉,可以填补他内心的空虚和敏感。这种略显急迫的愿望却在林彦俊这儿中断了。

其他的练习生,尤长靖都能轻易地找到他们的需求点。普通人都是有诉求的,或者有至少渴望被理解的心情。只要花些时间观察,总能很快地和他们成为要好的朋友。这也是尤长靖一直引以为傲的能力。

但,林彦俊是个异类。

其实林彦俊的一切资料,尤长靖都能背下来了。

长相出众,眼睛很漂亮,话少,不怎么笑,集体活动一个人蜷在沙发的一角按手机。在寝室里一天洗三次澡,喜欢宅着,看看书,看看电影美剧,听听歌。

林彦俊仿佛是一个完整的闭合圈,没有对外物的需求,可以自己解决所有问题。尤长靖找不到什么缝隙可以溜进去,探寻他的内心。

他们就这么不温不火地相处着,直到尤长靖刷到一条鸡汤微博:

 

“有些人之所以冷漠,是因为他们感受不到被这个世界需要着。”

 

尤长靖觉得他好像找到了这个闭合圈的入口。那时的他并不知道这个入口也通向另个名为林彦俊的深渊。

“林彦俊~”尤长靖放下了平时标准的笑脸,眼睛的亮光也暗淡下来,但语调依旧温柔,尾音上扬。

林彦俊从手上的书上抬起头,皱了皱眉,仿佛被打断了不太耐烦。

“你有时间吗?我有一点事情有点困扰,想问问你。”尤长靖有点紧张,攥了攥拳头。

林彦俊合上那本《追风筝的人》,放在一旁。

“你说。”

其实所谓困扰的事情,不过就是和减肥相关的零碎琐事。尤长靖当时没有准备的很充分,说完问题,自己都觉得很幼稚。

但是没想到林彦俊一直很认真的在听他无聊的问题,眼睛毫不避讳地盯着他。听完后,林彦俊也罗列了几条他的意见,有些意见还举了很多他自己的例子,让尤长靖似乎窥见了林彦俊世界的一角。

“我从前公司离开之后,也会经常自我怀疑,我是不是做错了……”

“但我觉得是这样,停留在过去,你是找不到出路的……”

“人要向前走,才会有出路。”

那个下午似乎很漫长,也似乎很迅速,尤长靖已经记不清所有对话内容了,但是林彦俊的眼神,他一直不会忘记。

坚定的,平和的,最重要的,自信的。

那些似乎都是当时尤长靖不曾拥有的。植物是向光生长的,而尤长靖,也很想靠近他面前这个似乎永不熄灭的光源。

无知无觉,偏离轨道。

TBC.

【长得俊】温柔野兽(二)

 
评论(7)
热度(338)
© 硬币猫|Powered by LOFTER